好不容易有了喜帖的雛型後,才是真正頭痛的開始.

那樣粗略的草稿,一個小學生都做得比我們好,我再怎麼沒有美術細胞,也知道要請懂設計的人做成比較像樣的圖檔. 回台灣前,我上網搜尋了幾家客製喜帖的公司,其中一家有設計師可以照客人的想法設計印刷,成品看起來精美又特別,看得我十分心動,拿起電話就打回台灣和對方初步諮詢.

也許是我習慣直來直往的溝通方式,這家公司的人在電話上含糊制式的回答讓我十分失望,得不到需要的訊息,對方聽起來也不是很積極想接這筆case,連我的姓名電話都沒問,只說設計師很忙,要我先約時間過去面談再說. 拿著錢要給人家賺人家還愛理不理,我一氣之下想到擔任我們法國婚禮見證人的表妹是學設計的,馬上打電話問她會不會設計喜帖,願不願意接我們的case,表妹很阿莎力的說沒有問題,就這麼敲板定案. 我把草稿寄給表妹,解釋我們想要的東西,就滿心歡喜的坐飛機回台灣去,以為只要有設計稿,拿到印刷公司去印出來就大功告成.

Yvet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