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G2234.JPG 

和小包在一起三年多,今年第一次受邀去包爸包媽在法國小島Oleron上的房子度假. 原本五月就要去過長週末,但因為簽證被拒無法成行. 這個變故促成小包和我決定擇期結婚,於是我們說好要在八月度假時向他的父母和家人宣布這個好消息.

行前我們為此小吵了一架. 原因是我要上班,只能在小島上待一週,週日就得回倫敦,因此我希望早點宣布以便和包爸包媽討論細節,同時確定接下來幾個月的計劃. 但是小包卻堅持要等到哥哥嫂嫂週六從巴黎抵達,大家共進晚餐時再一起宣布. 兩個人都有情理上的考量,沒有人錯,只是必須各讓一步. 最後我們協議在哥哥嫂嫂到達後的午餐時間宣布,這樣小包不會覺得對不起哥哥,我們也還有一些時間和包爸包媽敲定日期和其他事宜.

就這樣,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從倫敦飛法國西岸的La Rochelle,和在波士尼亞參加完朋友婚禮飛到巴黎再坐火車南下的小包會合,一起搭船到小包爸媽在小島Oleron上的度假屋,開始了我和一屋子大小法國人的夏日假期.

包爸包媽剛把這棟海邊的房子整個拆掉擴建好,新屋落成非常自豪,所以今年夏天請了特別多人來家裡度假. 我和小包以及他的朋友Thomas抵達時,屋裡已經有包爸包媽,小包表哥Guillaume,表嫂Marianne和八個月大寶寶Baptiste一家人,還有小包的表姐Anne-Sophie,表姐夫Eric和他們不滿兩個月的新生兒Gabriel. 屋子裡人氣旺盛,嬰兒叫聲哭聲此起彼落,熱鬧非常.

我們週一抵達,到了週五,小包的好友Greg,也從倫敦飛來加入度假的陣容. 他是唯一一個知道我們要宣布婚事的人,所以堅持要在場親眼目睹"歷史性的一刻". 他一逮到機會就神秘兮兮的問我"When, where, how"之類的問題,害得我和小包更加緊張,還一度想付他五歐元僱他當代言人算了. (反正他一副很想說的樣子,五歐元算他賺到了!)

週六近午,小包哥哥嫂嫂一進門,我們兩個更是緊張得用中文竊竊私語,討論要在何時宣布. 沒多久包媽叫大家就坐吃午飯,平常座位都是大風吹,有時按包爸包媽的意思排. 這天中午小包和我硬是像連體嬰一樣,堅持要坐在一起,眾人落座後我們還彆扭的站在椅背後. 就在我緊張得想拉椅子坐下的時候,小包終於拿出男子氣慨開口了:

"我們有一件事要宣布!"他說,"我們要結婚了!"

聽到這句話我臉紅得眼睛不知道該看哪裡,眾人的歡呼在耳朵裡嗡嗡作響,轉眼包爸包媽已經衝上前來給我們一人一個擁抱兩個親吻,我幾乎說不出話來,只能對大家的祝福反覆的說"Merci (謝謝)." 這餐飯在歡欣的氣氛中開始,包媽很快的恢復一貫的冷靜優雅,加入眾人的談話,包爸則坐在長桌的一端,情緒激動的臉漲得通紅,一個人喃喃自語: "啊......我的小兒子要結婚了......要在哪裡辦婚禮呢?.....我們是不是要去台灣?......" 我看著包爸一副感動得快哭出來的樣子,忽然想到那天剛好是八月八日父親節. 選日不如撞日,小包堅持等到星期六果然是對的,這消息成了意外的父親節禮物. 我對小包說他挑了個好日子,他很高興的向包爸說: "今天是台灣的父親節." 包爸點點頭,直說: "很好很好."

午飯過後,我回到房間用Skype打給爸爸,先祝他父親節快樂,再實況轉播午餐時的情景. 因為距離的關係,我和小包不能像這樣當面向台灣的家人宣布,所以他們早在我們決定結婚之初就從越洋電話中得知,只是一直在等我們當面告知小包爸媽後,再開始談婚事的細節. 說著,小包剛好上樓來,我想起他說過要親口問我爸爸是不是願意把女兒嫁給他. 這一提醒,小包湊近電腦,用中文大聲的說:

"你好! 父親節快樂! 我想要問你,我可不可以跟你的女兒結婚?"

和小包相處甚歡,早就視他為未來女婿的爸爸很爽快的回答: "當然可以. Anytime!" (這句"Anytime"有點恨不得趕快把我嫁出去的感覺.)

小包聽到這麼阿沙力的答案,真心誠意的加了一句:"我要幫你*注意*你的女兒!"

此話一出,我和Skype那一端的爸爸都愣了一下. 我不解的看著小包,覺得這好像學校教官在對家長保證會好好管教行為偏差的孩子時說的話.

他一臉無辜的說:"不是這樣說的嗎?我是說我要"take care of you"啊!"

"是*照顧*啦!" 我笑著說.

"喔!" 小包吐吐舌頭,再說了一遍"我要照顧你的女兒."後,就很不好意思的跑下樓了.

爸爸沒有說,但是我聽得出來他也跟小包的爸爸一樣高興. 這不在我和小包的計劃中,卻意外的了給兩個爸爸難忘的父親節禮物. 我相信凡事都有天意,而這件事發生在最好的情況下,在最好的時刻.

 

 

後記: 

八月八日當天,爸爸告訴我台灣正遭受颱風威脅,不過台北風雨不大,應該不會有大礙. 我是回到倫敦的隔天早上,看到地鐵報Metro上金帥飯店倒塌的照片,才知道南部災情慘重. 後來每天晚上BBC夜間新聞都有很長的報導,看得我很難過. 那一天,Oleron島風和日麗陽光普照,而台灣島竟有著如此截然不同的命運. 人生的難以預料和大自然的力量讓人格外覺得生命的脆弱和渺小. 但願往者安息,生者節哀,上天護佑台灣這個美麗的島嶼.

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 知道自己是幸運的,讓我把手中微小而確定的幸福抓得更緊了一些.

 

CIMG1943.JPG 

CIMG1960.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vette 的頭像
Yvette

LoveLondonActually

Yvet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uest
  • 看了滿滿的感動,謝謝分享!!Taiwan is your Country and London is your sweet Home.
  • Yvette
  • 謝謝你的留言!